战略思维 政策评估

许善达:我国企业的税制竞争力低于美欧日,应发国债退还留抵税款减轻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负担

联办财经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描述
描述
专家团
学术委员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万   峰
王   沅 
王东明
任克雷
邓   运
衣锡群 
赵喜子
杨凯生
陈小津
陈洪生
李新创
李君如
张克华
张燕生
张宇燕
谢渡扬
苏   宁
顾问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马晓力
于洪君
王秦丰
叶克冬
刘晓北
乔宗淮
张国宝
张红宇
宋晓梧
李毅中
李   勇
许宪春
张  茅
张思平
陈小工
陈清泰
陈喜庆
周坚卫
秦朝英
徐冠华
胡存智
徐庆华
周禹鹏
周和平
黄奇帆
曹保榆
梁维娜
葛东升
廖晓淇
浏览:1590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3-17 分类:权威声音文章

对话嘉宾: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  许善达

对话编辑:郑青春


2020年,为应对突发疫情,我国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出台实施了7批28项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


当前,财税政策改革的重点是什么?如何进一步为企业减费降税?搜狐财经访谈了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从1985年进入税务局工作,许善达参与了许多重大财税改革。作为财税改革的重要参与者,许善达在宏观经济、财政、税收等领域具有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


多年来,我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如何,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2016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将“降低宏观税负”成为国家新时期财税战略之一。


许善达表示,不同国家的制度和企业经营状况各有差异,不能以其他国家的指标作为我国宏观税负高低的判断依据。他提出有4个因素来考虑宏观税负的高低:国家安全水平、居民福利水平、企业竞争力水平、社会管理成本。从这四个因素看,“降低宏观税负”的建议符合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实际。


微信图片_20210209134811

去年,许善达带领的研究团队接受了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委托的、国务院研究室提出的降税降费课题。团队对比中国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税制,发现中国的企业税制竞争力较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中国的企业税务负担仍然偏重。要进一步降低中国企业税制的税负水平,提高税制竞争力。


针对如何提高我国企业税制竞争力的问题,许善达提出进一步降低宏观税负、深化减税降费需要区分“实际减税”和“推迟纳税时间”两类措施。


在实际减税上,许善达提出,要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减轻高科技企业的用人成本,对于低收入人群,要建立与物价扣除的挂钩制度。而留抵税款改退税、提高企业固定资产折旧率等属于“推迟纳税时间”,许善达建议要应该以发行中央、地方政府专项国债来安排。


许善达强调,上万亿元的增值税留抵税款,加重了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的负担,这一政策对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最大,应把留抵税款改为退税纳入税制改革的优先序列。


“减税降费不但要降低税负,减费中最重要的还是降社保费。”许善达表示,国有资本拨付到位后,下一步要解决农民二元社保的问题,把农民社保的水平逐渐提高,逐步实现全国统筹。


他指出,未来财政要在中国企业竞争力和居民福利水平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矛盾的解决,一个要靠增量减税,一个要靠存量。即企业竞争力的问题用国民财富的增量解决,社保缺口要划转国有资本,用国民财富的存量解决。


“这两者如果能够同时推进,我国现在财税的困难,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许善达说。


要发专项国债退还留抵税款,减轻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负担

1612850135(1)

“营改增以后,我国供给侧改革鼓励高科技重资产企业投资,不仅是买机器设备,还有基建等的投资行为都要产生留抵税款,这一部分增加的速度很快。”


许善达以清华紫光在武汉长江存储的芯片项目为例,指出清华紫光项目投资以后,光是基建和买设备,就有100亿的留抵税款。“这么一来它必须要提高资产负债率,最近听说清华紫光有两笔债务到期还不上,政府这边占着它的钱,那边它跟市场借的钱还不上,还要支付利息。”


他指出,留抵税款的政策对经济发展肯定有负面影响,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留抵税款多,这部分企业的负担就越重。


对此,许善达建议要发一种特殊的专项国债,把所有留抵税款存量一律退还,今后取消留抵税款政策。这样就把政府的隐性债变成显性债,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下降,融资成本也下降。


“我们曾经测算过,如果这样实行,全国的企业资产负债率能降低1.5个点,企业资产负债率如果降低,股价还能提高。”许善达说。


2020年特斯拉股价暴涨,许善达:美国税制竞争力产生了马斯克,利润率仅1%


在企业竞争力上,除了留抵税款问题,许善达指出,我国的研发费用抵扣和折旧制度和国外发达国家差异较大。


他指出,美国现在的税制改革,把购进设备的投资一次性记入成本,不提折旧。相当于政府给企业提供无息贷款,对于企业投资是很刺激的政策。“我国研发投入过去是100%扣除,后来提高了150%、175%。现在发达国家都是200%、250%、300%,他们认为给研发投入多的企业提供优惠,未来将成为政府的收入来源,所以他不在乎短期的情况,他要看长远。”


此外,许善达提到,原来美国的海外企业赚了钱,把利润汇回美国,要交35%的企业所得税。如果不汇回美国,在海外继续周转,账面上记着要交多少税,可以先不交。美国海外的企业相当于享受无息贷款。2018年,统计数字显示,美国企业在海外的利润有2万亿到3万亿,企业只要不汇回美国,美国政府就不能收这个钱,所以很多大公司就把海外利润留在海外流转。


“2018年,美国税制改革中提出,凡是把钱汇回美国的企业可以减税,减60%到80%,最少收7%的企业所得税,因此一大批美国海外企业的利润回到国内。”许善达称,美国企业2018年三季度有税后6000亿的海外利润回到美国,其中4000亿回购上市公司股票。这也是美国股市在疫情严重,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股市还能往上涨的重要原因。

1612850261(1)

“还有2000亿都投入研发,美国研发占GDP的百分之二点八几,我国占GDP的百分之二点一几,我国GDP总量比美国少,是美国三分之二。美国加上2000亿的投入研发后,2018年三季度的研发投入达到三点八几。你想想中美的科技差距,美国的企业为什么股票能上涨了。”许善达说。


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特斯拉股价累计涨幅达743.44%,总市值更是达到惊人的6689亿美元,坐稳全球市值第一车企宝座。


许善达以特斯拉为例,2020年,特斯拉利润率仅1%,股价却暴涨,就是因为美国人认为马斯克的技术,别人都相距甚远。“因为人家看利润不是看今天,他们知道这是因为它今天投资大,研发费用多,所以利润少,但是这个技术可不是只用这一年,所以他的股价就涨很多。投资者看中的是未来。我认为这就反映出美国的税制竞争力。”


减费最重要的是降社保费,要解决农民二元的社保问题

许善达表示,减税降费不但要降低税负,减费中最重要的还是降社保费。


2019年9月,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工作全面推开。其中明确:中央层面,具备条件的企业于2019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层面,于2020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


许善达指出,从2021年开始,要设计全国统筹的方案,设计方案的基础就是10%的国有资本,再加上分省统筹的格局,设计出全国统筹的社会社保方案。


许善达认为,我国现在是二元社会,还有几亿农村人的社保跟城里人的社保有很大差距。怎样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包括医疗、养老等,是我国当前面临的很大压力。所以一边要提高企业竞争力,降低企业税负,另一边还要增加民生的开支,提升居民福利,是当前我国财税战略里非常难处理的问题。


“政府要减税提高税制竞争能力,又要拿钱提高民生,二者是矛盾的。“他表示,未来财政要在中国企业竞争力和居民福利水平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矛盾的解决,一个要靠增量减税,一个要靠存量。即企业竞争力的问题用国民财富的增量解决,社保缺口要划转国有资本,用国民财富的存量解决。


“所以一方面要把国有资本的资源发挥出来,弥补社保缺口,使我国能够有资源、有条件来提高企业的税制竞争力;另一方面,要把农民社保的水平提高,逐步实现全国统筹。探索农村的社会保障跟城市的社会保障完全并轨,实现城乡并轨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


因此,他建议,国有资本拨付到位后,还要解决农民二元社保的问题。让农民也加入社保。由于农民交的少,要补足和城镇居民之间的差距,让农民领的跟城市居民领一样多,就要把农民在农村宅基地、承包地、集体建设用地的权益和资源拿出来交给国家,让国家给补足缺口,换取跟城镇居民同等水平的社保。


“这两者如果能够同时推进,我国现在财税的困难,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许善达指出,社保改革对国家影响非常大,一是把劳动力市场弄好,二是更好地保护农民工的利益。要先建立全国统一的城镇社保体系,把城镇居民的社保全国统一,统一缴费率和领取标准,再让到城里落户的农民加入城乡统一的社保体系,最后再实现全体农民加入城乡统一的社保体系。


凡是涉及企业劳动力成本的高收入人才个税应降低税率,低收入群体个税应该与CPI挂钩 

1612850460(1)

2020年1-11月,我国个税同比增长10.1%,是我国主要税种中高速增长的税种之一。个税高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个税下一步应该如何改革?


许善达指出,新税改将个税征收从分类制改为了分类、综合相结合的税制,这是个税提高的一个原因。“原来的个税基数并没增加太多,但是这个制度下综合税率就相应提高了,合并征税比以前要多交点,这是比去年上涨的重要因素。“


在个税改革上,他指出,一些高科技企业不仅是靠资产和设备,还靠研究人员开发支撑着,对于高科技人才的高税率实际上是增加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企业为了要竞争高科技人才,必须承担高税负这部分成本。


“企业尤其是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要吸引国际上那些特别有水平的专家,那么高的税负会加重企业的负担,这就影响企业吸收人才的竞争力,导致这方面的税制竞争力就比不上发达国家。“许善达说。


许善达认为,对于高收入人群,应该区分类别,凡是涉及企业劳动力成本的高收入者,应该降低税率。而对于低收入群体,应该建立跟物价挂钩的扣除制度。


他指出,我国物价指数跟一些国家不一样,有些国家物价指数是不同收入水平,有不同的物价指数,也就是月收入10万有10万的物价指数,挣1万有1万的物价指数。


“比如月收入1000块钱的人和月收入1万块钱的人,他们每个月购买东西的物价指数是不一样。收入越低的人,一是食品购买的比重越大,第二没有多少钱用于投资。这是经济规律,收入越高,投资比重越大,收入越低,消费比重越大。”


许善达表示,现在个税扣除额没有跟物价指数挂钩,往往好几年都不变。但每年物价上升,实际上就是在降低扣除额。“当时算扣除额是算一个月的基本支出5000块,第二年的基本支出可能超过5000块,但是我们这个制度还是5000块,这个办法要改进,建立跟物价指数挂钩的扣除额制度。物价挂钩每年都可以变的,物价涨多少就增加多少扣除。”


对此,许善达提出,物价挂钩里面,还要考虑在基本生活费的扣除里单独设计物价挂钩,使最低支出消费,跟这一部分的物价能够挂钩的更密切。 


房地产税应该在房子的买卖交易环节上征收


最近学术界关于居民住宅房地产税的讨论已经比较平静了,我也没有什么新意见。“住房不炒”,我理解房价不要炒,媒体也不要炒“房地产税”。想了解我的观点这里几句话也说不完整,只要上网查询就可以知道,我就不重复了。


许善达:我国企业的税制竞争力低于美欧日,应发国债退还留抵税款减轻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负担

浏览:1592 作者: 时间:2021-03-17 分类:权威声音文章
他指出,我国物价指数跟一些国家不一样,有些国家物价指数是不同收入水平,有不同的物价指数,也就是月收入10万有10万的物价指数,挣1万有1万的物价指数

对话嘉宾: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  许善达

对话编辑:郑青春


2020年,为应对突发疫情,我国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出台实施了7批28项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


当前,财税政策改革的重点是什么?如何进一步为企业减费降税?搜狐财经访谈了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


从1985年进入税务局工作,许善达参与了许多重大财税改革。作为财税改革的重要参与者,许善达在宏观经济、财政、税收等领域具有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


多年来,我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如何,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2016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将“降低宏观税负”成为国家新时期财税战略之一。


许善达表示,不同国家的制度和企业经营状况各有差异,不能以其他国家的指标作为我国宏观税负高低的判断依据。他提出有4个因素来考虑宏观税负的高低:国家安全水平、居民福利水平、企业竞争力水平、社会管理成本。从这四个因素看,“降低宏观税负”的建议符合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实际。


微信图片_20210209134811

去年,许善达带领的研究团队接受了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委托的、国务院研究室提出的降税降费课题。团队对比中国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税制,发现中国的企业税制竞争力较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中国的企业税务负担仍然偏重。要进一步降低中国企业税制的税负水平,提高税制竞争力。


针对如何提高我国企业税制竞争力的问题,许善达提出进一步降低宏观税负、深化减税降费需要区分“实际减税”和“推迟纳税时间”两类措施。


在实际减税上,许善达提出,要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减轻高科技企业的用人成本,对于低收入人群,要建立与物价扣除的挂钩制度。而留抵税款改退税、提高企业固定资产折旧率等属于“推迟纳税时间”,许善达建议要应该以发行中央、地方政府专项国债来安排。


许善达强调,上万亿元的增值税留抵税款,加重了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的负担,这一政策对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最大,应把留抵税款改为退税纳入税制改革的优先序列。


“减税降费不但要降低税负,减费中最重要的还是降社保费。”许善达表示,国有资本拨付到位后,下一步要解决农民二元社保的问题,把农民社保的水平逐渐提高,逐步实现全国统筹。


他指出,未来财政要在中国企业竞争力和居民福利水平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矛盾的解决,一个要靠增量减税,一个要靠存量。即企业竞争力的问题用国民财富的增量解决,社保缺口要划转国有资本,用国民财富的存量解决。


“这两者如果能够同时推进,我国现在财税的困难,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许善达说。


要发专项国债退还留抵税款,减轻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负担

1612850135(1)

“营改增以后,我国供给侧改革鼓励高科技重资产企业投资,不仅是买机器设备,还有基建等的投资行为都要产生留抵税款,这一部分增加的速度很快。”


许善达以清华紫光在武汉长江存储的芯片项目为例,指出清华紫光项目投资以后,光是基建和买设备,就有100亿的留抵税款。“这么一来它必须要提高资产负债率,最近听说清华紫光有两笔债务到期还不上,政府这边占着它的钱,那边它跟市场借的钱还不上,还要支付利息。”


他指出,留抵税款的政策对经济发展肯定有负面影响,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留抵税款多,这部分企业的负担就越重。


对此,许善达建议要发一种特殊的专项国债,把所有留抵税款存量一律退还,今后取消留抵税款政策。这样就把政府的隐性债变成显性债,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下降,融资成本也下降。


“我们曾经测算过,如果这样实行,全国的企业资产负债率能降低1.5个点,企业资产负债率如果降低,股价还能提高。”许善达说。


2020年特斯拉股价暴涨,许善达:美国税制竞争力产生了马斯克,利润率仅1%


在企业竞争力上,除了留抵税款问题,许善达指出,我国的研发费用抵扣和折旧制度和国外发达国家差异较大。


他指出,美国现在的税制改革,把购进设备的投资一次性记入成本,不提折旧。相当于政府给企业提供无息贷款,对于企业投资是很刺激的政策。“我国研发投入过去是100%扣除,后来提高了150%、175%。现在发达国家都是200%、250%、300%,他们认为给研发投入多的企业提供优惠,未来将成为政府的收入来源,所以他不在乎短期的情况,他要看长远。”


此外,许善达提到,原来美国的海外企业赚了钱,把利润汇回美国,要交35%的企业所得税。如果不汇回美国,在海外继续周转,账面上记着要交多少税,可以先不交。美国海外的企业相当于享受无息贷款。2018年,统计数字显示,美国企业在海外的利润有2万亿到3万亿,企业只要不汇回美国,美国政府就不能收这个钱,所以很多大公司就把海外利润留在海外流转。


“2018年,美国税制改革中提出,凡是把钱汇回美国的企业可以减税,减60%到80%,最少收7%的企业所得税,因此一大批美国海外企业的利润回到国内。”许善达称,美国企业2018年三季度有税后6000亿的海外利润回到美国,其中4000亿回购上市公司股票。这也是美国股市在疫情严重,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股市还能往上涨的重要原因。

1612850261(1)

“还有2000亿都投入研发,美国研发占GDP的百分之二点八几,我国占GDP的百分之二点一几,我国GDP总量比美国少,是美国三分之二。美国加上2000亿的投入研发后,2018年三季度的研发投入达到三点八几。你想想中美的科技差距,美国的企业为什么股票能上涨了。”许善达说。


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特斯拉股价累计涨幅达743.44%,总市值更是达到惊人的6689亿美元,坐稳全球市值第一车企宝座。


许善达以特斯拉为例,2020年,特斯拉利润率仅1%,股价却暴涨,就是因为美国人认为马斯克的技术,别人都相距甚远。“因为人家看利润不是看今天,他们知道这是因为它今天投资大,研发费用多,所以利润少,但是这个技术可不是只用这一年,所以他的股价就涨很多。投资者看中的是未来。我认为这就反映出美国的税制竞争力。”


减费最重要的是降社保费,要解决农民二元的社保问题

许善达表示,减税降费不但要降低税负,减费中最重要的还是降社保费。


2019年9月,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工作全面推开。其中明确:中央层面,具备条件的企业于2019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层面,于2020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


许善达指出,从2021年开始,要设计全国统筹的方案,设计方案的基础就是10%的国有资本,再加上分省统筹的格局,设计出全国统筹的社会社保方案。


许善达认为,我国现在是二元社会,还有几亿农村人的社保跟城里人的社保有很大差距。怎样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包括医疗、养老等,是我国当前面临的很大压力。所以一边要提高企业竞争力,降低企业税负,另一边还要增加民生的开支,提升居民福利,是当前我国财税战略里非常难处理的问题。


“政府要减税提高税制竞争能力,又要拿钱提高民生,二者是矛盾的。“他表示,未来财政要在中国企业竞争力和居民福利水平之间找到新的平衡点。矛盾的解决,一个要靠增量减税,一个要靠存量。即企业竞争力的问题用国民财富的增量解决,社保缺口要划转国有资本,用国民财富的存量解决。


“所以一方面要把国有资本的资源发挥出来,弥补社保缺口,使我国能够有资源、有条件来提高企业的税制竞争力;另一方面,要把农民社保的水平提高,逐步实现全国统筹。探索农村的社会保障跟城市的社会保障完全并轨,实现城乡并轨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


因此,他建议,国有资本拨付到位后,还要解决农民二元社保的问题。让农民也加入社保。由于农民交的少,要补足和城镇居民之间的差距,让农民领的跟城市居民领一样多,就要把农民在农村宅基地、承包地、集体建设用地的权益和资源拿出来交给国家,让国家给补足缺口,换取跟城镇居民同等水平的社保。


“这两者如果能够同时推进,我国现在财税的困难,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许善达指出,社保改革对国家影响非常大,一是把劳动力市场弄好,二是更好地保护农民工的利益。要先建立全国统一的城镇社保体系,把城镇居民的社保全国统一,统一缴费率和领取标准,再让到城里落户的农民加入城乡统一的社保体系,最后再实现全体农民加入城乡统一的社保体系。


凡是涉及企业劳动力成本的高收入人才个税应降低税率,低收入群体个税应该与CPI挂钩 

1612850460(1)

2020年1-11月,我国个税同比增长10.1%,是我国主要税种中高速增长的税种之一。个税高速增长的原因是什么,个税下一步应该如何改革?


许善达指出,新税改将个税征收从分类制改为了分类、综合相结合的税制,这是个税提高的一个原因。“原来的个税基数并没增加太多,但是这个制度下综合税率就相应提高了,合并征税比以前要多交点,这是比去年上涨的重要因素。“


在个税改革上,他指出,一些高科技企业不仅是靠资产和设备,还靠研究人员开发支撑着,对于高科技人才的高税率实际上是增加了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企业为了要竞争高科技人才,必须承担高税负这部分成本。


“企业尤其是高科技重资产企业,要吸引国际上那些特别有水平的专家,那么高的税负会加重企业的负担,这就影响企业吸收人才的竞争力,导致这方面的税制竞争力就比不上发达国家。“许善达说。


许善达认为,对于高收入人群,应该区分类别,凡是涉及企业劳动力成本的高收入者,应该降低税率。而对于低收入群体,应该建立跟物价挂钩的扣除制度。


他指出,我国物价指数跟一些国家不一样,有些国家物价指数是不同收入水平,有不同的物价指数,也就是月收入10万有10万的物价指数,挣1万有1万的物价指数。


“比如月收入1000块钱的人和月收入1万块钱的人,他们每个月购买东西的物价指数是不一样。收入越低的人,一是食品购买的比重越大,第二没有多少钱用于投资。这是经济规律,收入越高,投资比重越大,收入越低,消费比重越大。”


许善达表示,现在个税扣除额没有跟物价指数挂钩,往往好几年都不变。但每年物价上升,实际上就是在降低扣除额。“当时算扣除额是算一个月的基本支出5000块,第二年的基本支出可能超过5000块,但是我们这个制度还是5000块,这个办法要改进,建立跟物价指数挂钩的扣除额制度。物价挂钩每年都可以变的,物价涨多少就增加多少扣除。”


对此,许善达提出,物价挂钩里面,还要考虑在基本生活费的扣除里单独设计物价挂钩,使最低支出消费,跟这一部分的物价能够挂钩的更密切。 


房地产税应该在房子的买卖交易环节上征收


最近学术界关于居民住宅房地产税的讨论已经比较平静了,我也没有什么新意见。“住房不炒”,我理解房价不要炒,媒体也不要炒“房地产税”。想了解我的观点这里几句话也说不完整,只要上网查询就可以知道,我就不重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