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思维 政策评估

特报96期:我国主要进出口税收对就业的影响

联办财经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描述
描述
专家团
学术委员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万   峰
王   沅 
王东明
任克雷
邓   运
衣锡群 
赵喜子
杨凯生
陈小津
陈洪生
李新创
李君如
张克华
张燕生
张宇燕
谢渡扬
苏   宁
顾问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马晓力
于洪君
王秦丰
叶克冬
刘晓北
乔宗淮
张国宝
张红宇
宋晓梧
李毅中
李   勇
许宪春
张  茅
张思平
陈小工
陈清泰
陈喜庆
周坚卫
秦朝英
徐冠华
胡存智
徐庆华
周禹鹏
周和平
黄奇帆
曹保榆
梁维娜
葛东升
廖晓淇
浏览:1311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2-03 分类:研究成果财经报告文章


20187月,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我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2020年,由于受到突如其来的疫情严重冲击,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均受到前所未有的影响。“稳就业”、“保居民就业”成为我国经济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分析进出口税收制度和政策对就业的影响并适时作出调整十分必要。

一、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对就业的影响

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等进口税收制度和政策对就业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产业发展得以体现,且其影响效果因产业发展情况而异。关于国内产业的发展情况,我们用“是否依赖进口以满足国内需求”(以下简称“有依赖”、“无依赖”)和“是否与国外产业存在竞争关系”(以下简称“有竞争”、“无竞争”)两个维度进行区分。

第一,对于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如14nm芯片、与特斯拉Model 3同档次的电动汽车等,对进口同类货物征收关税可以保护国内产业的发展,对外资投资的吸引也会加大,进而可以增加国内生产、吸引外资建厂,创造新岗位,扩大就业。同时,应当看到,对此类进口货物长期征收关税会抑制国内产业的研发积极性,削弱长期竞争力,不利于扩大就业。实施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减免,会压缩国内产业生存、发展空间,减少就业,但同时也会刺激国内产业加大研发力度,提高竞争力,有利于增加就业。因此,我们建议根据国内产业发展情况,对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进口货物设立降低关税时间表,并根据不同类型货物情况制定不同的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制度政策。这个设想可体现出我国为与“三零”国际经贸规则保持一致所作出的贸易税收让步。

第二,对于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如5nm芯片、特斯拉Model S、大飞机、矿产品等,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会增加国内企业的成本,不利于产业发展,也不利于扩大就业。可以实施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减免,降低企业成本,促进国内产业发展,增加就业。

需要说明的是,对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进口货物降低关税,可能会冲击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相关产业发展,进而减少就业机会。例如,对5nm芯片降低关税,会增加5nm芯片进口,可能会压缩国内14nm芯片产业发展空间,减少就业。因此,可考虑除对可能冲击下端产业发展的少数进口货物征收较低的关税外,对其余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进口货物实施零关税,并实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即征即退。

第三,对于国内“无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如家用电器、纺织品等,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虽然可以保护国内产业发展,增加就业,但考虑到国际贸易政策的博弈,国外很可能对进口我国货物征收相应关税,不利于国内产业发展和国内货物的出口,进而减少就业。因此,可考虑对这类进口货物实施零关税。

第四,对于国内“无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如高档奢侈品等,提升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对国内产业发展影响不大,对就业的影响也不大。近期我国签订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欧全面投资协议(CAI)中都包含了大幅度降低关税的内容,因此可以对国内“无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实行零关税,通过适度提高进口环节消费税税率替代关税。

二、出口退税对就业的影响

出口退税对就业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产业发展得以实现,影响效果主要因国内企业出口货物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买方市场或卖方市场而异。

对在国际市场上处于卖方市场的货物实施出口退税,出口企业可以降低成本或提高利润,进而扩大生产,增加就业。

对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买方市场的货物实施出口退税,尽管国内出口企业所获的红利较少,不能大幅度增加就业,但仍可以提高出口货物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维持市场份额,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产业发展,有利于扩大就业。

 


特报96期:我国主要进出口税收对就业的影响

浏览:1313 作者: 时间:2021-02-03 分类:研究成果财经报告文章
第三,对于国内无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如家用电器纺织品等,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虽然可以保护国内产业发展,增加就业,但考虑到国际贸易政策的博弈,国外很可能对进口我国货物征收相应关税,不利于国内产业发展和国内货物的出口,进而减少就业


20187月,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我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2020年,由于受到突如其来的疫情严重冲击,我国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均受到前所未有的影响。“稳就业”、“保居民就业”成为我国经济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分析进出口税收制度和政策对就业的影响并适时作出调整十分必要。

一、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对就业的影响

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等进口税收制度和政策对就业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产业发展得以体现,且其影响效果因产业发展情况而异。关于国内产业的发展情况,我们用“是否依赖进口以满足国内需求”(以下简称“有依赖”、“无依赖”)和“是否与国外产业存在竞争关系”(以下简称“有竞争”、“无竞争”)两个维度进行区分。

第一,对于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如14nm芯片、与特斯拉Model 3同档次的电动汽车等,对进口同类货物征收关税可以保护国内产业的发展,对外资投资的吸引也会加大,进而可以增加国内生产、吸引外资建厂,创造新岗位,扩大就业。同时,应当看到,对此类进口货物长期征收关税会抑制国内产业的研发积极性,削弱长期竞争力,不利于扩大就业。实施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减免,会压缩国内产业生存、发展空间,减少就业,但同时也会刺激国内产业加大研发力度,提高竞争力,有利于增加就业。因此,我们建议根据国内产业发展情况,对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进口货物设立降低关税时间表,并根据不同类型货物情况制定不同的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制度政策。这个设想可体现出我国为与“三零”国际经贸规则保持一致所作出的贸易税收让步。

第二,对于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如5nm芯片、特斯拉Model S、大飞机、矿产品等,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会增加国内企业的成本,不利于产业发展,也不利于扩大就业。可以实施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减免,降低企业成本,促进国内产业发展,增加就业。

需要说明的是,对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进口货物降低关税,可能会冲击国内“有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相关产业发展,进而减少就业机会。例如,对5nm芯片降低关税,会增加5nm芯片进口,可能会压缩国内14nm芯片产业发展空间,减少就业。因此,可考虑除对可能冲击下端产业发展的少数进口货物征收较低的关税外,对其余国内“有依赖”且“无竞争”的进口货物实施零关税,并实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即征即退。

第三,对于国内“无依赖”且“有竞争”的货物,如家用电器、纺织品等,对进口货物征收关税虽然可以保护国内产业发展,增加就业,但考虑到国际贸易政策的博弈,国外很可能对进口我国货物征收相应关税,不利于国内产业发展和国内货物的出口,进而减少就业。因此,可考虑对这类进口货物实施零关税。

第四,对于国内“无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如高档奢侈品等,提升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对国内产业发展影响不大,对就业的影响也不大。近期我国签订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欧全面投资协议(CAI)中都包含了大幅度降低关税的内容,因此可以对国内“无依赖”且“无竞争”的货物实行零关税,通过适度提高进口环节消费税税率替代关税。

二、出口退税对就业的影响

出口退税对就业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产业发展得以实现,影响效果主要因国内企业出口货物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买方市场或卖方市场而异。

对在国际市场上处于卖方市场的货物实施出口退税,出口企业可以降低成本或提高利润,进而扩大生产,增加就业。

对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买方市场的货物实施出口退税,尽管国内出口企业所获的红利较少,不能大幅度增加就业,但仍可以提高出口货物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维持市场份额,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产业发展,有利于扩大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