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思维 政策评估

许善达:日本经济当年的大萧条是因为科技创新不够

联办财经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描述
描述
专家团
学术委员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万   峰
王   沅 
王东明
任克雷
邓   运
衣锡群 
赵喜子
杨凯生
陈小津
陈洪生
李新创
李君如
张克华
张燕生
张宇燕
谢渡扬
苏   宁
顾问成员(按姓氏笔划为序)
马晓力
于洪君
王秦丰
叶克冬
刘晓北
乔宗淮
张国宝
张红宇
宋晓梧
李毅中
李   勇
许宪春
张  茅
张思平
陈小工
陈清泰
陈喜庆
周坚卫
秦朝英
徐冠华
胡存智
徐庆华
周禹鹏
周和平
黄奇帆
曹保榆
梁维娜
葛东升
廖晓淇
浏览:1049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9-03 分类:权威声音文章

6405

本文内容源自许善达于“聚焦供给侧改革”上就主题《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的演讲实录

GDP增长太快 容易误判中国实际情况


第一个,总结日本的经验教训,包括分析日本、美国、韩国的一些比较,我是认为GDP的指标需要削弱一点,用指标来分析经验教训这样的一个前提。因为GDP指标肯定是有很多缺点的,我个人看,GDP的指标里中国的发展确实也是有推动GDP增长的优点,发挥的相当充分。但是它的缺点在中国的引导作用也很强。所以你光看中国GDP统计的数字增长的很快,我觉得很容易使我们误判了中国现在实际的情况,因为它的缺点中很多都掩盖在那里了。


日本在这个发展中,特别是后期,很人多讲说日本有失去的20年,我认为这个判断我是不赞成的。为什么呢?一个是这20多年的时间,一个是日本的GDP从它的发展中总体上要比较健康。就是那些缺点在日本的发展中表现的已经很淡了。


第二,还有一个日本在海外的发展,我看到一个数据,日本这段时间海外资产有几万亿,大概5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所以你光看国内的发展速度好像慢,但是海外发展的快,而且GNP还属于谁的财富,到底谁更重要?是GDP更重要还是GNP更重要?我觉得对日本这20年以GDP发展速度慢结论就说它失去20年我是不同意的。所以一个是GDP的质量,一个是GNP的发展,我们如果准确做出一个判断的话,我认为应该是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还要更做出一个全面的分析。你把这个判断准了,你在这个基础上来总结它的经验或者是教训才比较准。如果你要是对整个判断有偏差的话,我想总结经验教训就会有很大的偏差,这样对中国,如果我们总结中间也有很大偏差的话,对我们中国将来参考发展也会有误导。这是我的一个意见。


九十年代的日本差在科技创新不足


第二个意见:我倒觉得在日本发展中,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这段时间,我倒认为更应该很好的总结。因为80年代日本制造业发展速度非常快,它的汽车、它的电子的商品、电视这些东西,生产效率非常高,进口率非常高,那时候已经卖到美国去,把美国市场冲的非常的厉害。那时候的日本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为什么到了90年代以后日美的差距就拉大了?我认为美国它的科技创新体制是美国一个特别大的优势。


要总结的话,我认为日本虽然它发展的比较健康,包括海外发展也不错等等,但是在科技创新这个制度下,它比美国还是有差距的。所以到了90年代,美国的IT业发展,比如说芯片、操作系统就是这几个特别核心的技术,一下子就把整个美国的生产力水平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台阶。在这个领域可以说美国垄断的地位至今是无法撼动的。而且我觉得像日本、包括前苏联,那时候美、苏争霸,一到90年代IT业美国发展以后,根本谈不上什么争霸,谈不上跟美国竞争的问题了。你要竞争也好,或者要什么也好,都跟别人讨论吧,跟美国不要讨论这些问题了。


所以我倒觉得日本这个发展的历史中间,为什么这么一次重要的技术的进步,提升,是在美国发生的而没有发生在日本。其实那个时候日本比如说汽车的技术、电视的技术也很高了,但是到这几个核心IT技术上没有实现。我倒觉得这倒是应该很好总结的。这是我的第二个意见。


淡化GDP指标对中国发展非常重要


第三个意见,根据我刚才说的前两个意见,说到中国了。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说,现在GDP全世界第二,我们得有一个清醒的判断,这里面有很多都是包含了GDP中间的缺点,比如说我们的环境污染GDP统计不出来的,我们的收入差距很大。很多低收入群体缺乏社保、缺乏小孩的教育,GDP也统计不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所谓的GDP发展特别快,目前的量这么高,还是要有一个非常冷静清醒的看法。这样对我们考虑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仍然以GDP特别神圣,唯一的追求的话,对中国今后发展一定是会产生误导的。我们也写了报告,我们希望“十九大”今后中国发展战略里面能淡化GDP指标,这点我认为对中国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需要满足创新发展的改革


同时我也想,我们这个问题解决的还不能说已经解决的很好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调整。要说科技创新的话,我认为总结日本80年代、90年代的经验,中国这方面就更欠缺了。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跟这个差距还大的很,你看GDP好像数很大,实际上我们科技水平是很低的,而且这种很低原因有很多,我们的基础等等可以讲很多。但是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制度的这种环境,还远远不能满足以科技创新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我觉得这方面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来创新,这样一个制度的变革对中国来说尤其重要。


日本80年代、90年代也应该总结一下,但是对中国的今天来说更加需要给予更多的关注,要采取更大的力度来推动这样的改革。我想这样的话中国今后发展可能会稍微的要比现在发展的健康一点,而且我相信维持一个比较长时期的,至少是中速的发展,我们回避那种不惜破坏环境,不惜牺牲劳动力社保等等,这种情况下的高速我们不要追求。但是在中国各项资源配置情况下,保持一个中速、更长时间的发展这个事是能做到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把中国的环境、制度的改革要做的有比较大的进步。


许善达:日本经济当年的大萧条是因为科技创新不够

浏览:1051 作者: 时间:2018-09-03 分类:权威声音文章
如果你要是对整个判断有偏差的话,我想总结经验教训就会有很大的偏差,这样对中国,如果我们总结中间也有很大偏差的话,对我们中国将来参考发展也会有误导

6405

本文内容源自许善达于“聚焦供给侧改革”上就主题《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日本》的演讲实录

GDP增长太快 容易误判中国实际情况


第一个,总结日本的经验教训,包括分析日本、美国、韩国的一些比较,我是认为GDP的指标需要削弱一点,用指标来分析经验教训这样的一个前提。因为GDP指标肯定是有很多缺点的,我个人看,GDP的指标里中国的发展确实也是有推动GDP增长的优点,发挥的相当充分。但是它的缺点在中国的引导作用也很强。所以你光看中国GDP统计的数字增长的很快,我觉得很容易使我们误判了中国现在实际的情况,因为它的缺点中很多都掩盖在那里了。


日本在这个发展中,特别是后期,很人多讲说日本有失去的20年,我认为这个判断我是不赞成的。为什么呢?一个是这20多年的时间,一个是日本的GDP从它的发展中总体上要比较健康。就是那些缺点在日本的发展中表现的已经很淡了。


第二,还有一个日本在海外的发展,我看到一个数据,日本这段时间海外资产有几万亿,大概5万亿美元的海外资产,所以你光看国内的发展速度好像慢,但是海外发展的快,而且GNP还属于谁的财富,到底谁更重要?是GDP更重要还是GNP更重要?我觉得对日本这20年以GDP发展速度慢结论就说它失去20年我是不同意的。所以一个是GDP的质量,一个是GNP的发展,我们如果准确做出一个判断的话,我认为应该是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还要更做出一个全面的分析。你把这个判断准了,你在这个基础上来总结它的经验或者是教训才比较准。如果你要是对整个判断有偏差的话,我想总结经验教训就会有很大的偏差,这样对中国,如果我们总结中间也有很大偏差的话,对我们中国将来参考发展也会有误导。这是我的一个意见。


九十年代的日本差在科技创新不足


第二个意见:我倒觉得在日本发展中,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这段时间,我倒认为更应该很好的总结。因为80年代日本制造业发展速度非常快,它的汽车、它的电子的商品、电视这些东西,生产效率非常高,进口率非常高,那时候已经卖到美国去,把美国市场冲的非常的厉害。那时候的日本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为什么到了90年代以后日美的差距就拉大了?我认为美国它的科技创新体制是美国一个特别大的优势。


要总结的话,我认为日本虽然它发展的比较健康,包括海外发展也不错等等,但是在科技创新这个制度下,它比美国还是有差距的。所以到了90年代,美国的IT业发展,比如说芯片、操作系统就是这几个特别核心的技术,一下子就把整个美国的生产力水平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台阶。在这个领域可以说美国垄断的地位至今是无法撼动的。而且我觉得像日本、包括前苏联,那时候美、苏争霸,一到90年代IT业美国发展以后,根本谈不上什么争霸,谈不上跟美国竞争的问题了。你要竞争也好,或者要什么也好,都跟别人讨论吧,跟美国不要讨论这些问题了。


所以我倒觉得日本这个发展的历史中间,为什么这么一次重要的技术的进步,提升,是在美国发生的而没有发生在日本。其实那个时候日本比如说汽车的技术、电视的技术也很高了,但是到这几个核心IT技术上没有实现。我倒觉得这倒是应该很好总结的。这是我的第二个意见。


淡化GDP指标对中国发展非常重要


第三个意见,根据我刚才说的前两个意见,说到中国了。我觉得对于中国来说,现在GDP全世界第二,我们得有一个清醒的判断,这里面有很多都是包含了GDP中间的缺点,比如说我们的环境污染GDP统计不出来的,我们的收入差距很大。很多低收入群体缺乏社保、缺乏小孩的教育,GDP也统计不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所谓的GDP发展特别快,目前的量这么高,还是要有一个非常冷静清醒的看法。这样对我们考虑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仍然以GDP特别神圣,唯一的追求的话,对中国今后发展一定是会产生误导的。我们也写了报告,我们希望“十九大”今后中国发展战略里面能淡化GDP指标,这点我认为对中国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需要满足创新发展的改革


同时我也想,我们这个问题解决的还不能说已经解决的很好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调整。要说科技创新的话,我认为总结日本80年代、90年代的经验,中国这方面就更欠缺了。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跟这个差距还大的很,你看GDP好像数很大,实际上我们科技水平是很低的,而且这种很低原因有很多,我们的基础等等可以讲很多。但是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制度的这种环境,还远远不能满足以科技创新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我觉得这方面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来创新,这样一个制度的变革对中国来说尤其重要。


日本80年代、90年代也应该总结一下,但是对中国的今天来说更加需要给予更多的关注,要采取更大的力度来推动这样的改革。我想这样的话中国今后发展可能会稍微的要比现在发展的健康一点,而且我相信维持一个比较长时期的,至少是中速的发展,我们回避那种不惜破坏环境,不惜牺牲劳动力社保等等,这种情况下的高速我们不要追求。但是在中国各项资源配置情况下,保持一个中速、更长时间的发展这个事是能做到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把中国的环境、制度的改革要做的有比较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