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020-07-14 13:09:42 来源:和讯

    ——以Y村和Q村为例

  联办财经研究院课题组

  调研时间:2019年10月—11月、2020年4月

  调研目的:以河北省南和县Y村和Q村为例,探究我国农业县村级组织的财务收支情况,介绍村级组织集体经济收入的新来源,为提升村级组织的公共服务能力提供参考与借鉴。

  新中国成立后,从土地改革到农业生产互助组、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人民公社,再到废除政社合一、建立乡政府和成立村民委员会,全国农村村级组织的运行成本主要是由所管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的。其来源主要是所管辖区域内的集体收入、农业税及地方附加以及各种收费、集资、摊派、罚款等。2000年,为减轻农民负担,中央确定在安徽省以省为单位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可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少数县(市)试点,要求试点地区对涉及农民负担的各种收费项目进行全面清理整顿,规定今后地方和部门无权设立涉及农民负担的行政事业性收费。2003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农业部等部门《关于2003年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03〕50号),要求认真清理涉及农民负担的收费项目,没有法律、法规依据或未经中央和省两级人民政府及其财政、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农民负担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涉及农民负担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一律取消。2005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审批管理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除国务院和省级政府及其财政、价格主管部门外,其他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省级以下(包括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人民政府,均无权审批收费项目。2006年,全国实行农村税费改革,在废除了农业税的同时,废除了村级组织和部分乡级组织运行成本来源的“三提五统”,全国农村村级组织的运行费用由公共财政支出。同时,一些村级组织的运行费用可以由村集体收入予以补充,这些收入主要来源于没有或不宜分给农户的村集体土地等资产的经营管理。近年来,河北省南和县金沙河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金沙河合作社)和一些村级组织签订了服务合同,这些村级组织获得了新的集体经济收入来源——市场化的服务性收入。本调研报告以河北省南和县参与金沙河合作社土地流转的其中两个村的财务收支情况为调研对象,为当前加强村级组织建设、提升农村公共服务能力、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参考实例。

  一、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构成

  南和县地处太行山东麓冲积平原,隶属于河北省邢台市,东连平乡县,南临邯郸市,西与邢台县、沙河市相邻,北接任县,县域总面积405平方公里,总人口39万人,辖3镇5乡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218个行政村。南和县是传统农业县,素有“畿南粮仓”之称。2019年,南和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8亿元,三次产业结构为26.9 : 30.8 : 42.3,财政收入完成8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5亿元,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2190元、16605元,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8%,经济运行稳中有进,人民生活不断改善。

  2006年以来,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入一般分为公共财政补助、集体经济收入、其他收入三大部分。公共财政补助是指各级政府为了支持村级组织运转、提供农村公共产品和服务等各项公益事业而补助村级组织的各项财政资金。集体经济收入是指因村集体所掌握的土地等资产的经营管理活动所产生的各项收入。其他收入是指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之外的收入,如捐赠收入等。村级组织财务支出一般分为管理性支出、公益性支出、其他支出三大部分。管理性支出主要是指村级组织因集体事务管理活动而产生的各项支出,如村干部补贴、办公费用、固定资产的建设维护费用、宣传费用等;公益性支出主要是指村级组织因服务和改善广大村民生产生活而产生的各项支出,如基础设施建设维护费用、集体事业费用、社会治安防控费用、环境卫生费用、奖助学金等,按其具体用途不同分为生活性支出和生产性支出;其他支出主要是指与村级组织管理活动、集体公益事业无直接关系的支出,如救助慰问、补偿、捐赠等方面的费用。

  2017年2月,为引导农村党支部在经济发展的产业链上发挥领导和服务作用,组织农民进入市场、带领群众共同致富,中共南和县委印发了《关于推行“农村党支部参与、领办专业合作社”党建模式的指导意见》,为村级组织获得市场化的服务性收入提供了政策依据,开创了农村集体经济收入的新渠道。与经营管理性收入不同,服务性收入是指村级组织在没有利用村集体所掌握的土地等资产的情况下通过有偿服务金沙河合作社获得的服务费收入。同年12月,金沙河合作社以市场化方式委托一些村级组织提供土地流转所需的服务工作,合作社按照每亩每年50元的标准支付给土地流转的村集体。2018年6月,金沙河合作社与一些村级组织签订经南和县法制办、农工委、组织部等审核同意、由农业局监制的土地流转综合服务合同。同时,该项服务性收入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纳入“村财乡管”范围。2020年,中共南和县委针对金沙河合作社服务费专门印发了《村集体从金沙河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获取土地流转服务费收入的使用管理办法(试行)》,对该项费用的性质、用途比例、预算审批、预算执行、监督报告等方面进行规范化管理。2018年,南和县共有5个乡镇的22个村获得该项收入77万元。2019年,共有6个乡镇的27个村获得该项收入93万元。

  二、2016年-2019年Y村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

  Y村位于A乡政府北部,南邻省道,交通较为发达。当前,全村共有耕地5900余亩,户籍人口4632人,1100余户,20个村民小组,村级组织成员5名,党员145人,村民代表43人,村民收入主要来自外出打工、货车运输、板材加工、建筑装修、土地出租等,村党支部多次被邢台市委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2016年-2019年,Y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和支出情况如表1、2、3、4所示。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三、2016年-2019年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

  Q村位于B镇东南部,乡道穿村而过,交通较为便利。当前,全村共有耕地1680亩,户籍人口1280人,300余户,6个村民小组,村级组织成员4人,党员28人,村民代表12人,村民收入主要来源于外出打工、家具产业、生猪养殖、土地出租等,村内红白理事会、乡贤评议会、治保会等组织正常运转,村内政治生活较为和谐。2016年-2019年,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和支出情况如表5、6、7、8所示。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四、Y村与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分析

    (一)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情况分析

  1.村级组织财务收入总量分化,波动较大

  村级组织财务收入主要来自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公共财政补助基本上是政府的各项专项经费,其项目用途、数量多少由政府根据年度工作需要予以统筹安排,村级组织难以自主决定。集体经济收入部分来自于村集体所掌握的土地等资产的经营管理活动所产生的各项收入,部分来自于市场化的服务性收入,其收入多少与村级组织自身具有较大的相关性。这两部分收入的不同导致村级组织之间的财务收入存在较大的差别。2016年-2019年,Y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分别为1069295元、713189元、644562元和1059207元,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分别为136114元、89593元、141906元和437840元(见图1);按当前户籍人口平均算(下同),Y村人均财务收入分别为231元、154元、139元、229元,Q村人均财务收入分别为106元、70元、111元、342元。可见,Y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总量不少,但有的年份收入下降较多,不同年份起伏波动较大;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较为薄弱,大多数年份收入低于150000元,只有2019年因公共财政补助项目较多,村级组织财务收入超过40万元,这不仅较大幅度高出了该村的常年水平,而且改变了该村人均财务收入低于Y村的历史。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村级组织财务收入来源多样,结构失衡

  当前,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由公共财政补助、集体经济收入、其他收入三部分构成,其中,与其他地区相比,南和县村级组织出现了一项新的集体经济收入形式——服务性收入,成为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生力军。近些年来,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各构成部分呈现不同的发展态势。其中,公共财政补助大体上表现出稳中急升的趋势;经营管理性收入发展趋势多样,村与村之间存在较为明显的分化;服务性收入成为稳定持续的新生力量;其他收入表现出时有时无、时多时少的零散状态(见图2、图3)。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从Y村来看,2016年-2019年,该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总体上较为可观,但其收入结构有待改善。该村获得的公共财政补助年均超过32万元,总量不少,但不同年份之间波动起伏较大,2019年是平常年份的2倍以上,从其所占全部收入的比例来看,已经从2016年的23.3%攀升到2019年的55.9%。该村获得的经营管理性收入年均超过41万元,总量较多,但不同年份之间波动起伏很大,最多年份是最少年份的4倍以上,其原因主要在于该村集体所掌握的林场、猪场、窑场、集体留地等资源的地租承包费用并非按年均匀支付。该村获得的服务性收入从无到有,已经成为财务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比重超过25%。2018年,该村第一次获得服务性收入265000元,成为当年最主要的财务收入来源;2019年,该村获得服务性收入268535元,与上年基本持平,具有较强的持续稳定性,其原因在于通过土地流转在土地承包农户、村集体、金沙河合作社之间已经形成分配合理、互利共赢、持续稳定的市场化关系,三者之间的这种市场化合作关系可以长久存续。该村其他收入很少,在全部收入中平均比重不到1%,主要来自捐款、退款等零散收入。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从Q村来看,2016年-2019年,该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总量较少,收入结构严重失衡。该村获得的公共财政补助年均超过17万元,总量相对较少,但不同年份之间波动依然较大,2019年是较少年份的3倍以上,不过,从其所占财务收入的比例来看,已经从较多年份的99%以上降低到2019年的77%左右,这表明该村对公共财政补助的依赖性有了显著性地降低。该村获得的经营管理性收入很少,年均不到0.1万元,对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2019年,该村首次获得服务性收入46674元,成为该村集体经济收入的最主要来源,而且其稳定性、持续性较强(原因与Y村类似),并具有较大的成长空间。该村的其他收入主要来自于村民的捐款,虽然数量不多,约占财务收入的8%,但为该村的公益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二)村级组织财务支出的情况分析

  1.村级组织财务支出总量波动较大,集体积累不多

  2016年-2019年,Y村村级组织财务支出分别为501546元、1086271元、436090元和1302266元,其年均支出超过83万元,该村年均收入达到87万元,因此村级组织财务运转结余较少,年均集体资金积累4万左右,人均不到10元。2016年-2019年,Q村村级组织财务支出分别为141980元、84723元、90501元和392600元,其年均支出超过17万元,但其年均收入20万元左右,年均集体资金积累2万余元,人均不到20元。

  2.村级组织财务支出结构不平衡,集体福利很少

  从当前村级组织财务支出的结构来看,管理性支出比重偏高,公益性支出比重偏低;在公益性支出中,政府性项目较多,集体性项目较少;在集体性项目中,生活性项目支出较多,生产性项目支出较少;在生活性项目支出中,用于改善村民生活条件的硬性基础设施支出较多,用于直接提升村民生活水平的养老保险补助、医疗保险补助、生活补助等软性集体福利很少。

  2016年-2019年,在Y村村级组织财务支出中,管理性支出年均将近20万元,占全部支出比重四分之一左右。2018年对办公楼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装修,比重达到60%左右。在公益性支出中,该村大多数的支出用于政府下达的项目和生活性基础设施建设,生产性项目支出较少,没有直接改善全体村民生活水平的养老保险补助、医疗保险补助、生活补助等方面的支出。在其他支出中,该村年均支出10万元左右,数量不少,用途不一,主要用于补助(2016年)、购买旧粮站(2017年)、补偿(2017年)、建造围墙(2019年)等费用。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016-2019年,在Q村村级组织财务支出中,管理性支出年均6万元左右,占村级组织财务支出比重为三分之一左右,2018年比重超过60%。该村在较长时期内几乎没有集体经济收入,财务收入基本上依赖于公共财政补助,而这部分收入首先需要保障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行。在公益性支出中,该村只能按照公共财政补助的要求用于政府下达的各项项目建设,公共财政补助之外的其他生活性基础设施建设则依赖于向村民筹资筹劳,受一事一议对村民出资额的限制,该村几乎没有生产性项目支出,也无力给全体村民提供直接改善其生活水平的集体福利。在其他支出中,该村仅有一项数额较小的补偿费用。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三)村级组织财务收入与支出之间的对比分析

  1.Y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与支出的对比情况

  (1) 收入。Y村财务收入两成用于管理性支出,六成用于公益性支出,其他支出和集体积累占两成,即2 : 6 : 2的支出比例。

  2016年-2019年,Y村管理性支出总共798685元,分别为139774元、204368元、261182元、193361元,占四年财务收入的22.9%,分别占当年财务收入的13.1%、28.7%、40.5%、18.3%;占四年公共财政补助的62.4%,分别占当年公共财政补助的56.1%、81.2%、139.7%、32.6%。这表明该村的财务收入超过二成用于管理性支出,获得的公共财政补助不仅能够解决村级组织的管理性支出,还有近四成的公共财政补助用于公益性支出。该村公益性支出总共2103003元,分别为299472元、630918元、174908元、997705元,占四年财务收入的60.3%,分别占当年财务收入的28.0%、88.5%、27.1%、94.2%;这表明该村的财务收入六成用于了公益性支出,集体经济收入是公益性支出的主要资金来源;该村其他支出总共424485元,分别为62300元、250985元、0元、111200元,占四年财务总收入的12.2%,分别占当年财务收入的5.8%、35.2%、0%、10.5%,这表明该村的其他支出也是一项不小的费用,在个别年份甚至超过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三分之一,主要用于购买旧粮站、建造围墙、补助、补偿等支出。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 支出。Y村公共财政补助可以解决管理性支出费用。公益性支出资金约有八成来自于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两成来源于公共财政补助。

  2016-2019年,Y村的人均管理性支出四年均值43.1元,同期的人均公共财政补助69.1元。从分年的情况看,除2018年人均管理性支出略高于公共财政补助以外,其他年份,管理性支出费用均可由当年的公共财政全部解决。

  村级公益性支出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公共财政补助和村集体经济收入两项(其他收入较少,可以忽略),我们通过将公共财政补助中专项用于管理性支出的项目予以剔除,可以得到公共财政补助中用于村级公益性活动的资金,由此我们来测算村级公益活动支出的资金来源结构。具体计算公式如下:

  公益性支出源于公共财政补助的比例=(公共财政补助-用于管理性支出项目)/公益性支出

  公益性支出源于集体经济收入的比例= 1-公益性支出源于公共财政补助的比例

  根据测算,2016-2019年,在公益性支出的资金来源中,公共财政补助资金449335元,比重21.4%,集体经济收入资金1653668元,比重78.6%。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Q村村级组织财务收入与支出的对比情况

  (1) 收入。Q村财务收入三成用于管理性支出,近六成用于公益性支出,一成用于集体积累,即3 : 6 : 1的支出比例。

  2016年-2019年,Q村管理性支出总共241318元,分别为53519元、45698元、55416元、86685元,占四年财务收入的30.0%,分别占当年财务收入的39.3%、51.0%、39.1%、19.2%,占四年公共财政补助的34.8%,分别占当年公共财政补助的43.8%、51.3%、39.2%、25.5%。这表明该村的财务收入的三成用于管理性支出,获得的公共财政补助不仅完全解决了村级组织的管理性支出,还有近三分之二的公共财政补助用于公益性支出;该村公益性支出总共466155元,分别为88461元、39025元、35085元、303584元,占四年财务收入的57.9%,分别占当年财务收入的65.0%、43.6%、24.7%、69.3%;这表明该村的财务收入近六成用于公益性支出,公共财政补助是公益性支出的主要资金来源;该村其他支出总共2331元,分别为0元、0元、0元、2331元,这表明该村的其他支出只是很小的费用,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只有很少的资金用于其他支出。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2) 支出。Q村管理性支出费用全部由公共财政补助解决,公益性支出资金76%来自于公共财政补助,11%来源于公共财政补助,13%来自于其他收入。

  2016-2019年,Q村的人均管理性支出四年均值47.1元,同期的人均公共财政补助135.3元,公共财政对于村级基本运行费用的资金保障倍数为287%。从分年的情况看,人均公共财政补助相较于人均管理性支出,均保持在2倍以上,公共财政对于基层运行费用保持了较高的保障水平。

  依照前文测算办法,2016-2019年,在公益性支出的资金来源中,由公共财政补助提供资金353556元,比重75.8%,集体经济收入提供资金50213元,比重10.8%,其他收入62386,比重13.4%。  

河北省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收支情况调研报告

  3.Y村与Q村人均财务收入与支出的对比情况

  (1) 两村人均财务收入结构差异显著,Y村人均财务收入以集体经济收入为主,Q村人均财务收入以公共财政补助为主。Y村人均财政补贴仅为Q村的一半。

  2016年-2019年,Y村人均获得公共财政补助、集体经济收入、其他收入分别为69.1元、117.8元和3.4元,Q村分别为135.3元、9.8元和12.2元,这表明Y村虽然人均获得公共财政补助较大幅度地少于Q村,但Y村的人均集体经济收入远高于Q村,由此导致Y村的人均财务收入较大程度地高于Q村。其他收入对Y村财务收入的影响很小,Q村的其他收入甚至超过了村集体经济收入。

  (2) 两村人均管理性支出基本均等,人均支出中均有六成用于公益性事业。

  2016-2019年,Y村人均管理性支出、人均公益性支出、人均其他支出分别为43.1元、113.4元和23.1元,Q村分别为47.1元、91元和0.5元,这表明尽管两村的人均财务收入差异较大,但是两村的人均管理性支出却基本持平。人均财务支出结构中,Y村63.2%用于公益性事业,Q村的这一比例为65.7%。

  (3) 两村收支均保持量入为出的财务基本均衡,略有结余。Y村得益于村集体经济收入,有更多的资金做公益性事业,能够为村民提供更高水平的公共服务。

  Y村人均财务收入和支出分别为188.2元、179.5元,比Q村的157.3元和138.6元分别高出30.9元、40.9元,这表明当前村级组织的财务收入与支出在量入为出原则下保持基本平衡,财务收入较多的村级组织其支出也相应较多,结余较少。从收入与支出所占的比例来看,Y村人均公共财政补助占人均财务收入的比例较低,其人均管理性支出也较低;Y村人均集体经济收入占人均财务收入的比例较高,其人均其他支出也较高;人均公共财政补助、人均集体经济收入的比重高低与人均公益性支出的比重相关不大。概括而言,Y村因有较多的集体经济收入,在人均公共财政补助大幅少于Q村的情况下,仍然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公益性支出和其他支出,相对Q村更多地改善了村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值得注意的是,与服务性收入不同,集体经济收入中的经营管理性收入因利用了村集体所掌握的土地等资源,其给村民带来的真实收益水平如何是一个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五、南和县村级组织财务运转的成效分析

  (一)村级组织的运转成本不再由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

  在税费改革之前,广大农村流传着一句俗语:“头税轻,二费重,各种摊派无底洞。” 这些税费加在一起给农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2000年,据计算,农民一年各种负担为2800亿元,其中农业税310亿元,屠宰税20亿元,教育附加费38亿元,“三提五统”900亿元,“两工”1350亿元。 农村税费改革之后,“头税”、“二费”、“摊派”都得到了较为彻底地清理,村级组织再也没有向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收取各种税费的权力,也无法通过兴办公益事业的“一事一议”政策让农民承担村级组织的运转成本。为解决村级组织的基本运转经费问题,根据中央《关于加强村级组织运转经费保障工作的通知》、河北省《关于提高村级组织运转保障水平的意见》的文件精神,南和县出台了《关于提高村级组织运转保障水平的实施意见》,保障村干部基本报酬、必要的办公用品费、办公设施维护费、水电暖费、报刊征订费等重点项目,保障服务群众专项经费、村党组织活动经费、正常离任村干部生活补贴等必要支出,相关经费列入财政预算。2019年,南和县村级组织运转经费列入财政预算4018.88万元,平均每村18.44万元略低于2017年全国20.4万元的平均水平,其中,村干部报酬1416.91万元、村级组织办公经费684.85万元、服务群众专项经费1090.1万元、村党组织活动经费190.46万元、正常离任村干部生活补贴418.56万元、便民服务站运转经费218万元,用于村干部报酬补贴比重45.7%,用于组织运转比重54.3%。村级组织的运转成本得到了公共财政补助的切实保障,不再由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

  (二)农村公益性支出基本来自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实行了城乡二元体制,对城市与农村实行不同的资源配置方式,城市中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投入基本上由公共财政承担,而农村中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投入主要由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这导致城乡之间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方面存在较大差距。21世纪以来,随着我国进入“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发展阶段,国家日益重视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2006年,全国实行农村税费改革后,为解决不少村级组织无钱办事的现实问题,我国通过加大农村公共财政补助、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建立村级公益事业建设“一事一议”制度等方式,逐步形成了农村公益性项目投入由国家、村集体、农民共同承担的新格局。其中,农民主要通过“一事一议”制度对农村公益性项目出资出劳。在实践操作中,“一事一议”制度严格限制了筹资筹劳的用途、程序、数量等,即使在这些公益事业的投入中,公共财政拨付的资金仍然承担了主要部分,由农民承担的筹资筹劳仅占较小部分。2019年,南和县按照政策筛选“一事一议”项目村7个,总投入213.12万元,其中村民筹资、财政奖补资金、上年结余资金分别为27.64万元、167万元和18.48万元。2016年-2019年,Y村和Q村的人均公益性支出分别为113.4元和91元,人均管理性支出分别为43.1元和47.1元,Y村人均公共财政补助和人均集体经济收入分别为69.1元和117.8元,Q村分别为135.3元和9.8元。可见,Y村的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不仅承担了管理性支出和公益性支出,而且还有余裕用于其他支出;Q村的集体经济收入较为薄弱,公共财政补助承担了公益性支出和管理性支出的98%左右。可以说,当前农村公益性支出基本来自于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只有“一事一议”中的很小部分是由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的。

  (三)农村基础设施的短板得到了适度加强

  农村基础设施主要可以分为生活性基础设施和生产性基础设施。农村税费改革之后,国家逐步加大了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在农村水利基础设施、交通物流设施、现代能源供给设施、现代信息基础设施、人居环境设施等方面的短板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加强。

  1.生活性基础设施的缺口得到部分填补

  近些年来,南和县投入大量财政资金用于农村房屋改造、农村街巷改造、农村垃圾处理、农村人居环境治理等领域,有效推动了农村生活性基础设施的提档升级。从村级组织财务收支角度来看,农村户户通、道路绿化、一喷三防、卫生清理、厕所改造、小散乱污治理、河道清理、煤改气等项目已经成为村级组织的重要工作,有效改善了农村生活性基础设施。以村级组织集体经济收入薄弱的Q村为例,2019年,该村收到厕所改造经费103200元、户户通补助经费51940元、煤改气工作经费5290元、河堤清理工作经费6000元、人居环境工作经费5000元等多项生活性基础设施方面的公共财政补助,公益性支出超过30万元,有效改善了该村村民的生活环境。

  2.生产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加大

  生产性基础设施投入主要由政府各相关单位具体负责,与村级组织财务收支关系不大,故本报告不再予以论述。

  结语

  从河北省南和县Y村和Q村村级组织财务运转调研情况来看,村级组织的运转成本不再由所辖区域内的农民承担、农村公益性支出基本来自公共财政补助和集体经济收入,在保障村级组织正常运转的基础上切实减轻了农民负担、改善了农民的生活环境、提升了农村的基础设施。同时,当前农业县村级组织的财务收支在量入为出原则下依然处于较低水平,而能够增加收入的途径不多,远不能满足农村振兴和广大农民对于美好生活的要求所需要的资金。公共财政补助在保障村级组织正常运转的基础上只能提供一个较低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水平,在新的经济形势下难以较大幅度增加对村级组织公共财政投入。其他收入因其零散的性质难以作为村级组织财务收入的可靠来源。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升农村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水平,只能在适度合理提高公共财政补助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一方面,在坚持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前提下,利用村集体所掌握的没有发包给农民的土地等资源增加经营管理性收入;另一方面,在杜绝向农民收取行政事业性费用的前提下,借鉴金沙河合作社与村级组织之间的服务性收入模式,鼓励、支持村级组织通过向工商企业提供市场化服务的方式获得新的集体经济收入,为村级组织财务收入开创自主、高效、稳健的新来源。

  

看全文
关注 我们

扫码关注
联办财经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专家

学术委员成员

万峰 王沅王东明 苏宁任克雷邓运 衣锡群 李君如 李新创陈洪生陈小津杨凯生 赵喜子 张克华 张燕生张宇燕 谢渡扬

顾问成员

马晓力于洪君 王秦丰 叶克冬 刘晓北乔宗淮许宪春李勇李毅中宋晓梧张红宇 张国宝 张茅张思平 陈小工 陈清泰陈喜庆 周坚卫周和平 周禹鹏胡存智徐庆华徐冠华 秦朝英 黄奇帆 曹保榆 梁维娜葛东升廖晓琪

友情链接

联办财经研究院 SEEC Research Institute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1层 邮编:100020
联系电话:010-85657059 传真:010-85885011
电子邮箱:su1286@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