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芳同志回忆1959年庐山会议后毛主席调研讲话

2020-07-14 12:19:33 来源:和讯

  编者按:

  众所周知,毛主席乘专列离京外出时,经常召集沿途的省、市地、县级领导干部座谈调研。这些调研座谈的内容很少披露。本期《关注信息》编发时任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同志回忆录中的一次调研座谈的信息。时间是1959年庐山会议结束后毛主席下山时,地点是浙江金华。其中有毛主席讲的要基层干部不要光听上面那一套高指标;群众不愿意办,食堂就应当解散;集体的东西不能随意调拨等等。

  这些话与庐山会议前期反左的基调一致,与庐山会议后期反右倾机会主义的基调是不一致的。如何理解毛主席这个时间点的这些讲话?而县委书记的表现,尤其是省委领导的表现就更耐人寻味了。

  王芳同志回忆录说,毛主席回京后中央即印发了毛主席给六级干部的信。食堂、高指标和干部作风等问题“得到了及时制止和纠正。”这是值得推敲的。毛主席的这封信和另外两份中央纠左的文件是四月二十九日、五月七日、五月七日印发的(见附件)。何时发到或传达到小队长一级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及时制止和纠正”是没有的。研究院《关注信息》第12期和第17期有此历史信息。

  原公安部部长王芳同志回忆1959年庐山会议后毛主席在浙江金华县调研时讲话

  1959年8月21日,中央办公厅下达通知,主席在庐山会议结束后途经金华时要召集地、县委负责人开座谈会。我立即赶往金华,准备迎接主席并确定地委和兰溪、永康、金华、诸暨负责人参加座谈会。座谈会是当日下午5时举行的。在主席专列上等候的5位地、县委负责人,个个非常紧张和激动。我告诉大家见到主席和汇报情况时要注意的事项。5点整我带他们来到主席办公车厢。这时,主席已在车厢门边等候了。主席见地、县委的几位同志傻愣愣地盯着他看,就主动伸过手来和大家一一握手,问好。坐下后,我逐个向主席作了介绍。主席在纸上一边记,一边问每位同志年龄、籍贯,何时南下的,生活是否习惯。主席平易近人的作风很快使大家紧张了半天的心情放松下来。

  座谈会上主席问得最多的是农业生产问题。主席问得十分具体,开始大家回答问题有点迟迟疑疑,主席显然感到不满意。他加强语气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讲问题一定要实事求是!”在主席的鼓励下,县委书记们讲了不少实际情况。如汇报到生产指标过高时,主席说:“指标要留有余地,不要说大话,不要吹大牛,不要光听上面那一套。”当汇报到基层干部作风时,主席严肃地指出:“千万不可高指标,放空炮,强迫命令,假汇报。”当汇报到群众对公社搞一平二调、生产队办食堂有意见,大家从食堂打回去的东西,回家还要重新烧,浪费人力物力时,主席又问了其他县委书记,得到同样的回答后,主席说:“群众不愿意办食堂,就应当解散。”主席还说,“集体的东西不能随意调拨,要按劳分配,等价交换,互通有无。”我把主席的谈话内容向中共浙江省委作了汇报,当时省委领导有点儿吃惊,没有对主席的指示进行讨论。

  主席还问永康县委书记马蕴山:“你们永康什么最出名?”马蕴山搔了一会儿头皮说:“永康五指岩生姜最出名。”主席说:“不是什么生姜最出名,而是你们永康方岩山上的胡公大帝,香火长盛不衰,最是出名的了。”大家对主席渊博的知识和惊人的记忆力深为叹服。主席接着说:“其实胡公不是佛,也不是神,而是人。他是北宋时期的一名清官,他为人民办了很多好事,人民纪念他罢了。”随后,主席语重心长地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很重要啊!”

  主席离开金华北上,随即又找了诸暨、萧山县委的领导了解农村和生产情况。此前,主席在庐山下来经上饶时,也召集过地、县委负责人座谈会。他有针对性地调查研究,掌握了第一手实际情况。主席回北京后不久,中央办公厅就印发了主席给全国农村生产队以上六级干部的一封信。很快,大办食堂,不切实际的生产高指标,基层干部浮夸作风等问题得到了及时制止和纠正。

  摘自《王芳回忆录》浙江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附件1:

  毛泽东致六级干部的公开信

  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

  我想和同志商量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农业的。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例如,去年亩产只有三百斤,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己,实际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年青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植,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年人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的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供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种作物的情况不同,因田间管理水平高低不同, 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密植程度的规定,几年之内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标准那就好了。

  第三个问题,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闲时半干半稀,杂以蕃薯、青菜、瓜豆、芋头之类。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每年一定把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收、管、吃)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有储备粮,年年储一点,逐年增多,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一件大事。

  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少的问题。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目前几年的方针是:广种薄收与少种多收的高额丰产田同时进行。

  第五个问题,机械化问题。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要有十年时间,四年以内小解决,七年以内中解决,十年以内大解决。今年;明年、后年,这三年内,主要依靠改良农具,半机械化农具,每省每地每县都要设一个农具研究所,集中一批科学技术人员和农村有经验的铁匠、木匠,收集全省、全地、全县各种比较进步的农具,加以比较,加以实验,加以改进,试制新式农具。试制成功,在田里实验,确实有效,然后才能成批制造,加以推广。提高机械化,用机械制造化学肥料这件事,必须包括在内,逐年增加化学肥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的假话。各项增产措施,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的。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

  以上六件事,请同志们研究,可以提出不同意见,以求得真理为目的。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一年一年积累经验,再过十年,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 被我们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有自由了。什么叫自由?自由就是对必然的认识。

  同目前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目的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选自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

  附件2:

  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的五条紧急指示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

  根据十一个省市小麦会议的材料,一九五九年夏收作物比一九五八年减少一亿一千多万亩,即减少百分之二十。因此,单产虽然可能增加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总产只能增加百分之几(其中小麦总产可能增加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七)。春播正在进行,但是约有百分之三十的春播地缺乏底肥,有的地方进度稍慢,运动的劲头比去年同期稍差,由此说明,今年的农业生产任务很有完不成的危险。

  目前正是农业生产的关键时期,春播、夏收、夏种挤在一起。切实做好春播、夏收和夏种工作,对于实现全年的农业生产任务,具有决定意义,为此,提出如下的要求:

  一、各级党委的第一书记必须在五、六两个月内,以抓农业生产为中心,县委第一书记必须以全力抓农业生产,地委第一书记必须以三分之二的时间抓农业生产,省委的第一书记必须以二分之一以上的时间抓农业生产。

  二、小麦一般还没有定局,只要继续努一把力,增产几十亿甚至成百亿斤是可能的,必须加强后期管理,保证增产。同时从劳力及工具等方面做好麦收的一切准备,保证丰产丰收,颗粒还家。

  三、扩大春播和夏种的面积,是完成今年粮、棉、油等主要作物的生产计划的决定条件。凡是一切可以春播的土地,只要力所能及的都要种上。麦收以后,凡是不影响秋季种麦,不影响种绿肥的麦茬地都要力争全部再种上一季庄稼。在布置夏收的同时要安排好夏种的准备工作。

  四、养猪头数大量减少的局面必须迅速扭转,集体喂养和社员私人喂养应该并重,应当以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放到承包单位和私人喂养,基本核算单位只能养少数才有利于生产。对私人养猪要在饲料、劳动时间等方面给以必要的安排和照顾。恢复社员的自留地,仍然按照原高级合作社章程的规定,自留地不超过也不少于每人平均占有土地的百分之五。没有自留地不能大量发展私人喂养的猪鸡鹅鸭,不能实行公养私养两条腿走路的方针。现在正是大牲口配种的最好季节,必须尽最大努力,做好配种工作,力争满怀,并且切实注意保护孕畜。

  五、主席关于农业方面六个问题的意见,应当立即发到生产小队,在群众中普遍地进行传达讨论和执行,真正调动起群众的积极性,并且继续贯彻实行农业生产的八字宪法,继续采取现场会议、评比竞赛等方法,把群众动员起来,干劲鼓足,迅速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春播、夏收、夏种的生产高潮。

  以上五条,请你们立即布置实行。

  中 央 一九五九年五月七日

  附件3:

  中共中央关于分配私人自留地以利发展猪鸡鹅鸭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

  最近几个月以来,养猪头数大量减少,这对于积肥、猪肉的供应和私人零用钱的取得这样三件大事,都是非常不利的,要迅速改变这种局面,必须采取公社各级集体养猪和社员家庭私养并重的方针,两条腿走路。鸡、鸭、鹅也是如此。要社员私养猪、鸡、鹅、鸭,就要给社员一定数量的自留地。自留地的多少,应当按照原高级合作社章程的规定,按人口计算,不超过每人平均占有土地的百分之五,也可以按猪计算,每头猪拨给一分或者二分饲料地,由各省、市、自治区党委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自行决定。此事要快,请你们早作决定,下达执行。

  中 央一九五九年五月七日

  

看全文
关注 我们

扫码关注
联办财经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专家

学术委员成员

万峰 王沅王东明 苏宁任克雷邓运 衣锡群 李君如 李新创陈洪生陈小津杨凯生 赵喜子 张克华 张燕生张宇燕 谢渡扬

顾问成员

马晓力于洪君 王秦丰 叶克冬 刘晓北乔宗淮许宪春李勇李毅中宋晓梧张红宇 张国宝 张茅张思平 陈小工 陈清泰陈喜庆 周坚卫周和平 周禹鹏胡存智徐庆华徐冠华 秦朝英 黄奇帆 曹保榆 梁维娜葛东升廖晓琪

友情链接

联办财经研究院 SEEC Research Institute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1层 邮编:100020
联系电话:010-85657059 传真:010-85885011
电子邮箱:su1286@sina.com